设计动态

大逆之门第五百三十七章死局一营养

2021-01-15 03:19:58 来源: 太原家居网

大逆之门 第五百三十七章 死局【一】

除了欧阳铎之外所有人的都愣住了,代理明法司首座权限的陈思钱和陈想厚兄弟面面相觑,然后过去一把拉住欧阳铎:“你什么意思?!这个人和大人有什么关系!”

大人?

在明法司的每一个人眼中,大人只有一个。

“他就是大人,大人并没有死。”

欧阳铎跪在那,看着安争:“我知道不该和您相认,毕竟那已经是过沪铝去的事,而不管是大羲还是明法司对你们来说都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忆。可是,在这一刻您选择回来,我无法不与您相认。”

安争摇了摇头:“其实不不应该说出来。”

欧阳铎苦笑:“我知道,能知道大人您的身份,而且和您相认,我已经暴露了自己。我知道我错了,而且已经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。可若是再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,我依然会选择和您相认。谁也不知道我这些年内心深处承受着什么样的折磨,很多次我都忍不住想自己把自己解决了,可是我又没有那个勇气。我是个懦夫,我怕死。“

欧阳铎垂下头:“可是当我知道大人您还没死的时候,我才真正的看清楚我自己。在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在挣扎。有人劝我,杀了你就一了百了,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,就当做您最初已经死了......我甚至妥协了一段时间,觉得那样可能是对的。但到了最后,我发现我还是做不到。”

安争伸出手把欧阳铎扶起来:“谁都有犯错的时候,我没有资格代表别人原谅你。不管你对不起谁,我都不能代表别人。唯独我能代表我自己,我可以原谅你。因为我确定一件事,你唯一做错的只是你依然在执行明法司未来计划。而这个计划到现在为止不是不能阻止的,你就是可以阻止它的那个人。”

欧阳铎摇头:“阻止不了了......”

他抬起头看着安争,眼睛里带着泪:“明法司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,所有经过了十几年训练的人都已经安排了出去。他们被派遣进入了各衙门之中,有的是通过举荐进入的,有的是经过科考进入的,至少五百五十个人已经进入各衙门成为低级官员。”

安争的眉头皱起来,怒火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:“那个人到底是谁?!”

“是.....”

欧阳铎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:“魏平。”

魏平?!

安争的脑袋里嗡的响了一声:“他不是死了吗?”

欧阳铎道:“不,他没死。当初他在大人的授意下接触了明法司未来计划,这个人就已经变的疯狂。那个计划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开启了一扇通向地狱的大门,他一头钻进去就再也不想出来了。这个人已经疯了,他是想控制整个大羲。”

欧阳铎道:“那年,我才刚刚进入明法司之后不久。魏平接受您的命令去处置明法司未来计划,他根本就没有遣散那些人,而是全都藏了起来。然后他开始约见我,和我谈了很多。当时我也是因为太年轻,心性不稳重,而且也有个改变天下的梦想,所以就听了他的话,帮他做了一个假象。”

“他知道,最大的障碍不是别人,是您。”

欧阳铎道:“魏平跟我说,最好的不被您怀疑的办法就是他死。做一个他已经死了的的假象,这样你就不会继续调查下去了。因为唯一接触过明法司未来计划的手下就是他,您当然不会怀疑什么。他死了,这件事在您看来也就画上了一个句号。”

“从那天开始,魏平就成了一个隐形人。他很熟悉明法司,那个时候他已经是行动司的司首。他利用自己知道的一切东西,帮助我迅速的成为了情报司的司首。然后又利用我的职务,为明法司未来计划提供便利。”

“这些年,其实很多表面上看起来战死的明法司的人,其实都是被他收买拉拢了,要么就是被他洗了脑。这些明法司的精锐之中的精锐,开始训练那些小孩子。他熟悉明法司的训练方式,用您训练我们的技巧训练那些人,并且始终给那些孩子洗脑,让他们保持忠诚。”

“现在这些人已经分派出去了,出了他之外谁也不知道名单。”

安争叹了口气:“最终,这件事还是要怪我自己,我当初北川小飞机突降公路加油 系当地“空中悍马”试飞就不应该答应陈重器。”

欧阳铎:“大人!”

他张了张嘴,显然在犹豫着什么,几秒钟之后咬着嘴唇说道:“其实......其实要除掉您的事,也是魏平一手策划的。最早提出来明法司未来计划的话人陈重器,但是陈重器一开始真的不知道未来计划还在执行。直到未来计划已经基本成功,那些孩子全都被训练成了精锐之中的精锐,欧阳铎让我安排人联系了陈重器。”

安争道:“因为魏平直到以他的实力,根本不可能成功。”

“是!”

欧阳铎继续说道:“要想让明法司未来计划真的实行,就必须接触陈重器。这个计划是陈重器提出来的,他必然有一个成熟的方案。而这个方案,又和魏平的想法不谋而合。最主要的是,陈重器可以提供更多的帮助。魏平可以把那些孩子训练成各方面的高手,但是不熟悉官场。陈重器不一样,他可以让那些人对官场上的诸多规则了如指掌。”

“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几年前,魏平开始谋划除掉您了。因为在魏平看来,最大的障碍始终都是您。如果您不死,他不敢露面。他用了十几年的时间修行,而且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来换取高等级的功法,即便他的实力大涨,但他依然不敢面对您。他知道他根本不可能是您的对手,要想除掉您也必须借助陈重器的力量。”

安争道:“有一个不谋而合。”

欧阳铎道:“陈重器是一一说到创客个理想主义者,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取代他的父亲,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造反,没有想过要杀死他的父亲。他之所以这样做,就是想做一个圣人。一个改变天下的人,他也是一个疯子。魏平和陈重器两个人商议之后,决定设计除掉您,这才有了您北燕之行。”

安争问:“可是这件事,为什么是陈无诺派人通知我的。”

欧阳铎摇了摇头:“属下也不清楚,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判断,其实这件事陈无诺根本不知情。通知您的那个太监,应该陈重器买通了的,假传圣旨。而负责把那个太监带进来的人,也是魏平的人。这些年魏平在明法司里安插了不少人,这些人我都知道是谁。”

他回头看了一眼:“我是搞情报的,在这一点上魏平永远不是我的对手。我现在身上就带着一份名单,你们之中谁是魏平的人我都清楚。在我把名单交给大人之前,你们自己想一想,你们......现在都是弃子了。魏平是要把你们都杀死的,这样他才会重新变成一个隐形人。陈重器死了,我们都死了,谁还知道他的存在?”

他将名单取出来递给安争,安争沉默了一下,手心里一道紫光出现,那名单烧成了灰烬。

“现在已经没有必要计较这些了。”

安争看着那些明法司的人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人是魏平的人,你们可能也不知道他就是魏平。我也没有想过我仅仅是烧掉这个名单你们就能和我同心同德,我只是想告诉你们,现在你们不是为了我而战,不是为了明法司而战,更不是为了大羲而战,是为了你们自己而战。你们已经被抛弃了,不想死的话就只能去抗争。”

不少人面面相觑,有人第一个跪下来:“属下......属下错了!”

随着第一个个人跪了下来,至少有二十几个人也陆续跪了下来。他们的头都低的很深,不敢抬起头和安争对视。安争看着这些人心里忍不住一叹,魏平这些年在暗地里做了这么多事,自己居然毫无察觉!

就在他以为所有人都已经自己承认了的时候,陈想厚咬着牙也跪了下来:“属下......错了!”

他哥哥陈思钱楞了一下,然后嗷的一声哭了出来:“你......你他妈的怎么能做出这种事!你对得起首座大人对你的照顾吗?!当初如果不是首座大人,咱们早就已经死了!”

“对不起,对不对,对不起!”

陈想厚不住的磕头,片刻之后额头上就已经红了一大片,血珠从破开的皮肤下面渗了出来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“属下也不知道怎么就被鬼迷了心窍,现在才知道魏平有多阴险可怕。我以为我是能和他一起改变这个世界的,却不曾想到我始终都只不过是他的一个棋子罢了。但是大人,属下真的没有出卖过你,就算是魏平给我金山银山,就算他用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,属下也不会出卖你的!”

安争伸手把陈想厚扶起来:“你比思钱性子还要单纯,你被骗,我倒是不觉得怎么意外。况且,我真的信你,你永远也不会出卖我。”

陈思钱一脚一脚的踹他,安争一把拉住陈思钱:“算了,现在咱们不必计较这些了。都是命悬一线,还是考虑一下怎么活着出去。这地方是魏平算计好了的,他就是想让咱们进来。”

<0p> 他往四周看了看:“先检查一下环境,陈想厚,带几个人去高塔最上面看看情况。如果不摸清楚这里的情况,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
他的话刚说完,就听到有人一声惊呼:“王宝呢?王宝去哪儿了?刚才他就站在我身边的!”

所有人都被吸引了过去,这个时候大家才惊愕的发现,屋子不只是少了一个人......可是,谁都没用察觉到。

乌鲁木齐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哪家好
上海男科哪家好
南宁治疗早泄费用多少钱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