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计观点

天将鸣第一章望江流一营养

2021-01-15 03:20:47 来源: 太原家居网

天将鸣 第一章 望江流(一)

初春时节,江南好景。

曲江畔,杨柳盛,柳絮纷飞。岸边一处斑驳凉亭,久经岁月,亭中,一个银衣少年双手负在身后,极目眺望。在他身旁,坐着一个同样银衣的女孩。

“苏大哥,此处真是观江佳处。”女孩笑吟吟的可协调小区业主管理委员会,“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山林之后还有这等好地方。”

少年唤作苏染,眉清目秀,十七八模样,颇有几分书生气,却带着些许不羁。他勾嘴一笑,侧头道:“不虚此行吧?”

“是呀。”女孩笑靥如花,与苏染差不多年纪,水灵可爱,扎着双环髻,“待回去后我便同师父说,此地风景甚好,今后若有机会,可以让师兄师姐们来此饮茶论剑啊。”

“那可不行,我的嫣妹妹。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,不能告诉师父。”苏染道,“你若是说了,今后我便不带你去其他好地方了。”

女孩名叫林嫣,两人是师兄妹。她听苏染称自己嫣妹妹,心中倒有几分暗喜,可又听他不让自己告诉师父,便连连摆手:“我不说我不说,那你以后要带我去其他地方。”

苏染轻笑,默念了句傻姑娘。他望向江面,一片波光,水天相接处,曦光粼粼,心中几分感慨,不禁叹了口气。

“苏大哥,你怎么了?”林嫣见他叹气,好奇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苏染说着坐了下来,将一柄伞筒放到石凳上,又问,“嫣儿,你可知曲江是哪条大江的分流?”

“知道呀,是盘龙江的分流。”林嫣道。

苏染点头:“不错,盘龙江自北川起,沿东南而下,三曲三折。途经中州,又过江南、玉华,最后上行至幽郡流入东海。”

林嫣敬佩之情写在脸上,不禁又问:“地理志中都没有这般详尽的描述,苏大哥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苏染有些受用,笑道:“我哥哥告诉我的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林嫣点点头。她知道苏染有个哥哥,却是两年前失踪了,自幼同哥哥生活的苏染自此再无亲故,便登山拜师。师父见他资质过人,就收入门下着重培育。

只是苏染天性不羁,说好听些叫行侠仗义,说难听点叫总是惹事。师父再三叮嘱他,习剑修行之人虽日夜与剑锋相伴,却最忌锋芒,可苏染哪里听得进去,依旧潇洒得不行。

好在这些年并未惹出大乱子,师父看他是可塑之才,嘴上虽然还是不饶人,可也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如今已是与苏染相识的第三个年头了,林嫣看着他的脸庞,总是暗暗有些心动。可她羞怯,心想自己一个女孩子,怎能主动言宣?所以迟迟没有表明心意。

不过苏染似乎也没有发觉,将自己当做妹妹对待。这让林嫣心里总有几分纠结,一面想让他了解自己心意,一面却又羞于启齿,为此她没有少郁闷过。

“这个亭子,我哥哥曾经时常带我来。”苏染看着她,忽然说道,“第一次来的时候,我觉得真是好美。那时候的江景和现在一样,一切都好像没有变过。”

林嫣有些晃神,连忙点头应道:“也……也不知这个小亭子是谁建的呢。”

“那便不得而知了,不过看来是有些年代了。”苏染道。

林嫣一时不知如何作答,却忽闻身后密林中窸窸窣窣。二人看去,只见一个白袍少年踱步而出,摇着一把折扇。他身旁左右各一个灰衣壮汉,腰间挎刀。

两边对视,都愣了愣。苏染没想到此地还有其他人知晓,正欲开口,其中一名大汉却抢先一步:“喂,你们两个!”

苏染一蹙眉,站了起来。林嫣见苏染表情变了,心里一急:“苏大哥。”

“你们是什么人!怎会在此处!”大汉厉声道。

苏染根本不理睬,而是看向白袍少年:“敢问阁下何人?”

大汉被无视,大怒道:“喂!毛头小子,你怎敢这般同我家公子讲话!”

少年表情淡漠,冷哼一声。

苏染见状,轻蔑一笑:“哦?阁下是谁家公子?”

“你……”大汉还要发作,少年却忽然合扇挡在他胸前,冷冷道,“青翎府,萧冷。”

青翎府公子?苏染眉毛一扬,哼笑:“管你萧冷还是萧热,有何贵干!”

林嫣却是瞪大眼睛,连扯苏染袖口。青翎府……难道面前这位是“孔雀青”萧不凡的儿子?

大汉见他取笑,气得就要抽刀,萧冷却上前一步:“这亭子太小,容不下三人。我想坐坐,还麻烦你们二位出来。”

苏染只觉好笑,提起伞筒走上前,在凉亭石阶站定,挡住去路:“这位萧公子,凡事都讲个先来后到吧?这亭子又不是你建的,就算道理讲不通,讲点江湖道义可行?”

萧冷微微昂首:“好啊,你既然要讲江湖道义,那就来吧。”说着他右手平推,横开折扇。

苏染见他折扇反光,扇叶精细,十分锐利。早闻青翎府擅使折扇,今日还真长了见识。当下他提起伞筒,握住伞柄一抽,一柄银色长剑脱筒而出!

从宁夏银川机场派出所证实确有被袭事件发生 “伞中剑?”萧冷来了兴致,“你们是潇湘阁的人?”

“潇湘阁,苏染。”苏染持剑,朗声道。

林嫣已经吓得额头冒汗,小声劝说,苏染却无动于衷。林嫣心中着急,若是今日与青翎府公子动手伤了人,那必然是惹了大麻烦!

大汉见公子要出手,连连劝阻,称自己便能制服这个毛头小子。但主页萧冷只是让二人退后,心中竟有些许期待。他倒想看看这个苏染到底有何能耐。

“嫣儿,别扯了,衣服要烂了。”苏染低声道,“我自然知道玉翎府在江南权高位重,但也不能让他骑在我们潇湘头上。”

“苏大哥,算了吧……我们……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林嫣樱唇发颤。

苏染不答,转而道:“等会我若用——根据国际条约和互惠原则了什么奇怪的招式,替我保密可以吗?”

林嫣尚未反应过来,却见苏染、萧冷二人走近了。

晨风拂过,杨柳飘,戾气浓。

---------

新书上传,请多支持,每日两章更新。明天10点,晚上9点各有一章!

TX营养
铜陵治白癜风较好医院
南昌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