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饰家

大逆之门第八百七十三章关门放狗营养

2021-01-15 03:20:59 来源: 太原家居网

大逆之门 第八百七十三章 关门放狗?

第八百七十三章关门放狗?

安争朝曲流兮微微点头,然后在院子里那石桌旁边坐下来:“来抢。”

大哈比一摆手:“这个中原人违反了咱们括罗国的规矩,按照国师定下的规矩,理应杀无赦,杀了他!”

他身后几个修行者冲上去就要动手,那一身的金饰跑起来的时候叮当响。安争一招手,那些金饰全斗自己飞过来落入他手里,安争低头看了看:“纯度不太好。”

一脸的嫌弃。

纨绔子弟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有,尤其是像大哈比这样的人,父亲位高权重,自幼就想干什么干什么哪里有人约束。此时觉得自己被安争羞辱,心里只有杀人一念。他的几个随从冲上去,安争左眼的紫色星点微微一转,空气之中似乎传来嗡的一声闷响,好像是那种在推动什么沉重无比的东西却又戛然而止一样。

那几个随从的身子骤然停住,安争伸出手虚空往下一压,那几个人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,跪的极重,砰砰几声,他们膝盖下面的铺着的石板都被跪裂了。有人的膝盖也随之裂开,疼的嗷的一声喊出来。

安争看着大哈比的脸色变得有些发白,以一种慈悲的眼神看着他:“还不去叫人?一会儿我把你打残了可怎么办。”

大哈比忽然从空间法器里取出来一件东西,好像是一个铃铛似的,金光灿灿。他将铃铛高高举起来:“给我死!”

那铃铛上金光一闪,紧跟着无数梵文好像暴雨一样从铃铛上激射而出,朝着安争过来。那铃铛显然品相不凡,梵文之中透着一股封印的力量。

安争摇头:“你这铃铛不好使。”

那金光眼看着就要扑倒安争身上的时候,安争的头顶上忽然响起一阵脆响,叮叮当当的声音清脆入耳。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的九幽魔铃出现,在安争头顶上盘旋。所有的梵文都旋转的九幽魔铃弹飞回去,原原本本的飞向大哈比。大哈比怒吼一声,眼睛都红了,手摇的动作更剧烈起来。

安争一抬手,九幽魔铃之中的一个飞出来落在安争手心:“若是九个赢你一个算是欺负你。”

他手上的铃铛飞出去,一道紫光直奔大哈比。大哈比手上的铃铛不用他摇动都自己震动起来,不过看起来像是吓得。但凡法器,到底金品差不多就有一点点自己的灵智,只是很微弱而已。他的铃铛显然察觉到了对方的铃铛品级更高,所以害怕了。

当的一声!

九幽魔铃重重的撞击在大哈比手里的铃铛上,直接将那铃铛撞飞了出去。这一撞之下,那铃铛立刻裂开了一条口子,连发出的声音都破了。九幽魔铃在半空之中骤然变大,突然下坠将大哈比扣在了下面。安争虚空一抓,那破损的金品铃铛随即飞回来。安争抓住之后看了看,一脸的不满意:“品级不够,留着没用。”

他随手往上面一抛,那些九幽魔铃好像是争食的恶狼一样扑上去,在半空之中就把那金品铃铛撞的粉碎,铃铛之中的原力被九幽魔铃吸了个干干净净。那些碎片落在地上,已经变成了灰黑色。

安争一招手,扣着大哈比的九幽魔铃在地面上平移回来,安争用手指敲了敲九幽魔铃:“你爹可能是太忙了,毕竟是一个国家的宰相,那么多事等着他处理,所以没有时间教育你。我现在替你爹教教你怎么做人,第一步从讲文明懂礼貌开始。”

大哈比在铃铛里开始骂,骂的无比难听。

安争往四周看了看,发现不远处有个兵器架,上面插着各种兵器。他走过去挑了一件很沉重的狼牙棒,走回来之后站在铃铛旁边:“你再骂一句。”

大哈比:“你个中原野狗,我爹不会放过你的,国师不会放过你的!你这个白痴已经进入了陷阱你自己还不知道,你会死的很惨!”

安争:“你的朋友会被你气死的。”

他将狼牙棒抡起来,当的一声敲在铃铛上。那剧烈的音波之下,大哈比直接被震的七窍流血。只是一下,大哈比的脸上瞬间就全都是血痕。血液顺着眼角,鼻子,耳朵开始往下流,很快那个脑袋都变成了血葫芦。他性子粗野,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,强忍着疼痛又骂了一句:“我要是不把你碎尸万段,我就不是大哈比!你这个中原来的贱奴,我会一直杀到你家里去!”

安争抡起狼牙棒当的又一下。

这一下之后,在铃铛里的大哈比皮肤都裂开了。啪啪啪啪,他身上的皮肤被音波震开了一条一条的口子,血肉陈静于“退出宣言”曝光后往外翻着。只是一秒钟不到,整个人都变成了血红色。而且这一次的音波直接冲进了他的脑子里,他好像被雷劈了一样,再也坚持不住。脑子里嗡嗡的根本就什么都听不到了,眼睛往上一翻,跌坐在地上后背靠着铃铛昏了过去。

安争:“我就喜欢教育人,特别喜欢。”

他抡起狼牙棒就要砸第三下,那个吓白了脸的老板扑过来跪在那:“尊敬的客人你千万不要再打了,若是大哈比公子死在我这的话,话一家老小也都没命了。”

安争笑起来:“你刚才在外面和那个模样很妖异的年轻人商量怎么干掉我的时候,想到过你的家人会没命吗?我要杀你们的时候,你们就有家人了。你们杀我的时候,我家人会怎么想啊。”

他一抬手将灵丹一侧掀起来,一脚把那老板也踢了进去。

当当当当当......

安争一口气砸了五下,看了看如何带领农行迎接互联时代的挑战?3月30日狼牙棒都畸拧了。他随手把狼牙棒丢在一边,掀锅盖一样把铃铛掀起来,里面两个人早已经昏死了过去。大哈比的伤势比那老板要重的多,浑身上下骨骼经脉尽段,就算是有人以金品巅峰的丹药强行为他续命的话,这辈子也就是个废人了。

至于那老板,安争看都没有看一眼。

“还不出来?”

安争问了一句。

暗处,那个样貌邪魅的年轻人皱眉,他之前已经忍不住要出手了,可是此时却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。他知道自己一个人不是那个中原人的对手,尤其是对方手里居然有两件紫品神器,若不是真正的强者怎么可能驾驭的了。他回头看了看,自己的帮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来,最终他选择了退走。

安争回头看了曲流兮一眼:“走吧,他已经退走了。”

安争将手臂抬但百公里油耗仅为6.7L起来,血培珠手串紫光一闪,这院子里所有的石头和宝物都飞了起来被直接吸了进去。安争道:“我最满意的就是这货的抢夺功能,批量吸收,真省事。”

天目:“......”22.18

曲流兮摇头微笑,跟着安争往外走。安争却并不急着离开,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逛,所到之处好像蝗虫过境一样寸草不生。只要是稍稍值钱的东西全都被他收走了,当真是宁滥勿缺的样子。

安争所过之处,基本上就剩下空架子了。要不是曲流兮拦着,这个没品的想把院子里比较好看的几棵树都给挪走。反正就是为了得罪人来的,这店里剩下的人也不敢招惹他全都躲的远远的,安争拉着曲流兮的手大步离开。

雅克布城的规模和迦楼罗城不相上下,只是在规划上更为严肃。这里的街道横平竖直,房屋好像豆腐块切出来似的。而迦楼罗城就很随意,看起来有些凌乱。

就在安争拉着曲流兮的手快要走到城门口的时候,背后忽然有人喊了一声。安争回头看了一眼,一个身穿黑色长袍遮挡住头脸的男人站在背后。这个人身上的衣服似乎很厚重,如此炎热的天气也不怕闷出来痱子。他左手抓着一块石头似的东西,上面还有一些红色的符文。而右手转折一根法杖,法杖的形状像是一条张开了嘴的眼镜蛇。

“这天下没有杀了人就走的道理。”

那人看着安争,眼睛比眼镜蛇的眼睛还要阴森。

安争让曲流兮站在自己背后,看着那人回答:“我恰好是个不讲道理的。”

那人微微一愣,似乎没有想到在括罗国安争一个中原人居然还如此的嚣张:“你刚才险些杀了的是我括罗国宰相之子,你杀了的那个是我正承宗的信徒。所以你若是不把你的命留在这,括罗国正承宗以后还怎么保护百姓?”

安争:“能强行把百姓两个字加上,你是在开会吧?”

那人眉头皱的很深:“我是括罗国正承宗长老别格,你叫什么名字。告诉我你来括罗国到底是要干什么?是不是有什么图谋?”

安争道:“你真是多虑了,我就是单纯的看你们不顺眼。”

别格的脸色越来越差,他缓缓的呼出一口气,然后一摆手:“封门。”

城门忽然一声响,一块极为厚重的钢板从城门上边坠下来,当的一声戳在地上,城门被封闭。安争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看向曲流兮:“你理解他的做法吗?”

曲流兮笑着摇头:“不怎么理解。”

安争:“连你都不理解,我就更不理解了。毕竟,你连蚂蚁想什么都能瞎猜一翻。”

“喂!”

安争朝着别格喊:“你关门的意义是什么?你的意思是......”

安争比划了一下那城墙的高度:“我跳不出去?”

也就是别格脸上蒙着厚厚的黑巾,看不出来脸有些发红。关门只是一种态度而已,谁想到对面那个居然会在这样的事上纠缠不清。他几乎气的都要立刻冲上去了,想了想自己近战不怎么样才又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安争活动了一下肩膀,然后从空间法器里取出来一把椅子放在曲流兮后边,居然还不忘了撑开一柄大伞后后面一插,然后拍了拍曲流兮的脑袋:“乖乖坐着,我去打个架。”

他走了几步之后忽然想到了什么,噗嗤一声笑了:“你说关门,是不是要放狗?”

“你太猖狂了。”

别格的身子缓缓的漂浮起来:“你也太自大了。”

安争:“别这么说,你真不了解我......我还能更猖狂。”

顶点笔趣阁阅读址:m.

贵阳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
湖州包皮过长
用阿比特龙出现不良反应该怎么办
本文标签: